TimRosene

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杀手杀手杀手……

【伏黛】若你回眸Ⅳ

突然觉得脑洞有点刹不住。。。不过每次写回眸这个文的时候都觉得很兴奋。。。胡萝卜差不多都埋完了,后面要开始拔萝卜了。。。(・ω< )★

正文开始***

【伏黛】若你回眸
4
清晨,天蒙蒙亮,厨房里不断的传来锅碗瓢盆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他手忙脚乱的熬煮着枇杷叶梨羹,虽然已是极度小心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打翻了许多器具。
以前他用魔法指使这些器具自己做菜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现亲自动手要这么难。那时在每个他不眠的夜晚,黛都亲自下厨给他做一碗夜宵,一直以来他都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她对他的关怀。她递上夜宵时那柳眉杏眼间的情意都被他的雄心壮志阻碍,他的心怀壮阔不让他看见这些,可她眼里对他那份情意从未消减一丝一毫。
他欠她的太多了……
黛玉听着厨房里的声响渐渐苏醒过来,身子倦怠得再难有一点力气翻动,她动作极慢的呼吸着,她感受自己像是刚出水的鱼鳃拼命翕动,胸腔仿佛洇干了水分填满干枯的沙砾。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口腔里充斥着一股咸腥的血味,她淡淡的喘匀气息,望着窗外的天空心里出奇的平静。
约莫是刚刚日出或是日落罢……透过窗纱隐隐瞥见一抹哀艳的潮红色,云翳柔柔的铺开绵长的一条,天边分出两色清明。她看着天色发呆,不防蓦地被他衬衫衣角挡住了视线,他端着一碗羹站在床前面对着她。因是逆着光,她不怎么看得清他脸上的神情,但见到他紧抿着嘴唇,凉薄的唇瓣被牙齿咬的有几分惨白样子。他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想要祈求原谅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罢了……
微渺如她又能去奢求他什么呢?
她从他手上接过那碗羹,熬羹的梨子磨得如尘如泥静淀在白瓷碗底,莹润光泽的蜂蜜汤浮起跃过梨沫,两片墨绿鲜韧的枇杷叶幽幽的飘在面上。“做得倒还像是那么回事。”黛玉垂眸看着手中的羹,想着他忙不迭那狼狈样子心里漾着笑,食了一勺在口中,粉舌细细碾着那口梨沫,除了蜜汤有些过甜了之外别无差致。
倒是难为他一介莽夫这样用心……
“可不知是做坏了多少碗呢……”她默默哀叹,心疼着那些脆爽多汁的梨子。
黛玉方醒胃口很好,吃过一半羹把碗搁在床边柜子上,抬头看着他,语气担忧里带着遮不住的得意,问:“伤口可是换过药了?”
/
伟大的劳德先生对于做饭那真是打骨子里就带着恐惧。疾速锋利的刀刃,倏忽上下的用量,难以掌控的火候,以及其他关于做饭所带来的阴影,任何条件都有概率成为导致一道烂菜的重要因素。所以做菜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掉以轻心。
天知道他究竟削了几个雪梨才从那一片片被他割得厚如宽面的梨皮堆里凑出了一碗梨羹,更不要提因为那难缠的火候在他手下煮废了多少碗梨汤。
过程简直不堪回首。
但很开心黛玉对他的成果并不嫌弃。
嗯,还顺带原谅他了!
结果总是好的……
劳德抱着药箱早就飞了心思,想到这里不免低着头偷笑。黛玉手里握着一头绷带,瞄见他唇边有些克制的笑,猜他是春风得意忘了旧账,遂故意恨恨地扯了一下绷带。劳德嗷呜一声刚喊了半个音节就哽在喉咙里,眼角因为生理疼痛泛着泪花,脸上挂着一副小表情对着走到他面前来的黛玉装得十分委屈。
黛玉却不理会他,只是顾自缠着手里的绷带,低头看着他的伤口故作嗟叹道:“唉呀!早就不叫你乱动的,你总是不听……”缠过绷带背着他时又掩着唇角暗暗地笑。
/
“黛。”劳德还在睡梦里迷糊着,但依然准确的找到她的位置,贴在耳边带些哑声地喊她的名字。伴随着午夜梦回的总是有些莫名的恐慌,劳德在床上翻了个身左手搭在黛玉腰间,右手从她身下穿过把她揽在怀里。
黛玉体寒怕冷,即是现在也会在睡时把瘦瘦小小的身体蜷成一团。她睡得轻,听见劳德在唤她便在喉咙里呜噜着“嗯”了一声回应他,抱在一起的双臂松散开去握他的手,却碰到他湿漉漉的身体。
他简直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劳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烧,身上冒出的汗水早就湿了一片,他浑身滚烫全无意识,黛玉叫了他两三声都没有反应。她心慌得不行,她不知道是不是他胸前的伤口又发炎了,可是明明白日里看他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啊,这么晚了他要是又血流不止可怎么办呢。黛玉越想越急,她一面握着他的手喊他的名字,一面担心得落下泪来。她哭的竭心废力,像是要把身体里所有的水都哭出来,哭成了一个泪人。
“黛,醒一醒。黛……”
床边的灯光落下一片暖色的扇形,窗外的弯月高悬在深蓝的夜空里,晚风拂过窗纱吹过她的泪眼,她一睁眼便看见劳德正在身边焦急的看着她,她揉揉眼急忙坐起身去看他胸前的伤口。
还好还好……绷带都好好的缠在肩膀上,没有任何血色露出来,身上也没有被汗打湿的样子……
大概是做了个梦罢……
她有些抱歉的瘪瘪嘴,垂着头,拿手背揉着哭红的眼睛,不敢看他。估计是方才哭得太厉害了,里衣的前襟湿得都要拧出水来。
劳德看她这样子,晓得已经没什么大事了,便放心的长舒一口气。他伸出手去抱过她,拢着她坐在自己怀里,下巴轻轻地垫着她的肩窝,脸颊贴着她的脸颊,沉着嗓子,有些心疼地问:“又做噩梦了?”
黛玉仍是揉着眼睛点了点头。
“不怕……我在呢。”他像是在哄一个没安全感的孩子。
“劳德……”她带着几分承认错误的语气转过身来对着他,一双乌黑的眸子对着他的蓝眼睛。“我……我并非蓄意同你争吵的……”她的声音开口便有些哽咽。他见她眼中带泪,怕她再哭坏了身体,连忙抚着她的小脑袋,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
黛玉咬着唇摇摇头,眼中含着的泪终是一行行流下来。
“我……我只是怕……我怕有一天我看见你不是受了伤,我怕……”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他不再看着她的眼睛,用力的把她抱在怀里。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她相信。而其实,那一天到底会不会来,连他自己,都不确定。
一切只能说是万幸,万幸那天他念错了咒语,万幸最后关头他还在想着她,万幸他现在还能待在她身边这样抱着她。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日子究竟还剩多久……他这样躲在这里并不是长久之计,那些人总有一天要发现他,而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能与哈利波特抗衡,更何况他胸前那个黑魔法反噬和瞬间幻影移形造成的伤口愈合的速度缓慢得让人难以置信……所有的这些,他都不敢告诉她,可他却还希望她相信自己……
“黛,”他有些虚弱的哑声道。“你相信我……”
黛玉不知为何他突然说这样的话。
“我相信你啊……”
自你说要把我带出那所孤儿院,我便一直都信你的,虽然荒唐,可最后你确确实实做到了不是吗……
所以,我也相信我们会一直好好走下去的……
对吧?
Riddle.

呆兔:觉得嗷呜一声的劳德超级萌\(//∇//)\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