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Rosene

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杀手杀手杀手……

【伏黛】日暮乡关06

黛玉认得他。
从那一日夜晚他为她披上外衣开始,她就在心里记得了这个人,这个发如黑玉,眼神淡漠的男子,心里念着他这一关怀很是感激。自确准了他就是天命里那个人后,黛玉兀自觉得他不是警幻仙子和那打赌老头口中那般不识情意的人。
说起警幻仙子,这样一算她与那些前尘往事已隔了两百多年了……两百多年前正是应了神瑛侍者的恩报想要下凡去还泪,那时刚刚从绛珠草身化成人形的她央着警幻仙子改了命格堕入尘世,直至一腔红泪恩报休矣,方得因缘清净人间归来。那一次后她便再不想沾惹尘埃,也不肯再信什么海枯石烂真情久,她宁愿不与人交,逍遥自在,在这离恨天外自生自灭,谁料却遇上了正与人打赌的警幻仙子……
那一日,她本游离在离恨天外,远远的看见警幻仙子站在这里,心里想着当时警幻仙子帮了她一把不好不去打个招呼道个安,可走近了才发现警幻仙子身边还有另外一个着装奇异的白胡子老头。她心里稍稍惊讶,但觉得也还算寻常,这几年天上为了显自家的威风气派常常请些不同样子的神仙来做客,这大概也是其中一个吧。
“梅林老头,你这闲话说的可忒没道理了些。”警幻仙子双手交叉在胸前歪着头说:“这世上怎会有不通感情的人呢?”
“唔……”那个叫梅林的老头推推自己的圆眼镜很是认真。“你可别不信啊。这是我从预言书上看到的,千真万确!”一口发音生硬的中文。
“所以说你们魔法总有不靠谱的时候……”警幻仙子在心里暗想,眼珠滴溜溜一打转计上心头。“梅林老头,我们打个赌罢,就赌这世上有没有这样的人,你敢不敢?”
“有……有什么不敢的?”梅林老头说话激动时白胡子一颤一颤的。
“你说,这个妹妹好不好看?”警幻仙子一把拉过身边的绛珠,本来正听热闹听在兴头上的绛珠被冷不防提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好……好看。”梅林老头盯着警幻仙子,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名堂。
“那这个赌就成了!”警幻仙子一拍手算敲定了这个事。“我们到时候把绛珠送到他身边 ,看他动不动心。”
“唔……我觉得还要仔细敲定一下这其中的过程……”梅林老头跟警幻仙子絮絮的又说了好多,绛珠在一旁听着根本没有办法插话,也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两个离弦之箭一样的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按警幻仙子与那个叫梅林的人反复商议后的安排,她初初仍是以西方灵河岸三生石上的绛珠草身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直到那人出现她才脱身个旁人都看不见唯那人能看见的影子出来,再到那人站在她面前与她说第一句话时她才能化成普通的幽灵,最后到那人动了感情警幻仙子赌赢的时候再连着她的原身一起带回离恨天。
于是打赌开始了。
她在这湖边做了两百多年的绛珠草终于等到他出现,等到他走到她面前说了第一句话……
此时的她坐在图书馆里,窗外炎夏的阳光斜斜的洒进来铺平在书页上,微风吹过她翘起的唇角,她看着里德尔坐在自己对面一笔一划笨拙地像个小孩子一样写着方块字,突然觉得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有许多好……比如再没有姑苏那样阴雨连绵的天气,比如不曾见人人自居世情凉薄,比如与昔年尘缘往事遥遥相隔……她更喜欢现在的自己,至少不再是个金丝笼里只为一人歌的金丝雀,虽然她身至此处也是为了他一人,可那在她心里是大有不同的。
一个学生路过她身后时不小心弄散了手里的一摞笔记,纸张落到她脚下,她俯身去捡时欣喜的发现自己脚边颜色淡淡犹如铅笔素绘上的一抹清浅的影子。
她终于不是个影子了……
她笑着将手里的纸递到那位同学手里,一抬眼恍然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也不知是那警幻仙子暂借了同学的身还是偷偷下来看她。警幻仙子看着她眼带笑意,接过纸道了声谢转身离去了。
黛玉坐正身子时瞄到里德尔正费力地写她的名字,一张纸上双木远隔,黛心点聚,玉横斜倾,字迹歪歪扭扭引人发笑。
“公子这样可写不好字。”黛玉语气嗔怪里带着笑地走到他身边,捏着帕子的右手想要握住他的手执笔。软帕拂着里德尔的右手手背,蚕丝织就的触感温凉幼滑,她隔着帕子阖掌去拢他的手。幽灵的手落在他手背没有力量,眉眼间一颦一笑却在他心里推开波澜。
“双木为林……”黛玉的声音就落在他耳边,里德尔盯着她手里的动作飞了心思。
黛玉那样小小瘦瘦的一只,揽在怀里一定刚刚好……
那支笔握在她手里像用了什么高深的魔法,写出来的一笔一划严整紧凑自成一派,里德尔羡慕有余却半分半毫都学不来,一旦离了她的手就再写不出工整的字来,黛玉被他弄的哭笑不得。里德尔拄着脑袋歪头看着她,嘴里打趣道:“你常常这样教我,我总能学会的。”
黛玉忍俊不禁道:“你还是快些学会罢。”她手里绞着绢子低下了头含羞带怯。“日子这样长,我怎可一直同你待在一处呢。”
“有何不可呢?”里德尔仍是看着她,眼神里带着逗弄的意味半开玩笑说。
黛玉一抬头便对上他那不怀好意的样子,腾地羞红了脸,又气又恼:“你……你怎可说这样的混账话!”
幽灵羞中带怒,再不肯理会他,忙撇下笔急匆匆地飘远了。
里德尔知道她在害羞不好追出去,回头时看见桌子上那页纸,纸上他乱七八糟的字迹和她的簪花小楷,任是什么人也不会想到这样两个人这样两种字有一天会处在同一处吧……
那么就一直这样下去又有何不可呢……
修长的手指抿过桌上那张纸页折成四四方方的一小块收进袖子里,流转似水的蓝眸里盈着和煦微风般浅淡的笑意。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