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Rosene

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杀手杀手杀手……

【伏黛】若你回眸Ⅷ

【伏黛】若你回眸
8
我在哪里……
眼前的景色似曾相识却又感到陌生,高大而年老的建筑上镂出千篇一律的旧窗格,郁郁盈盈的草地铺延在建筑门前,草地的边缘是隔在铁栏杆外罕无人烟的行道,回眸转身,一株繁茂葱茏的樱桃树在疾风里枝摇叶晃……
疾风狂啸而过,吹得地动山摇,她忙着环抱自己缩成一团,再回神,面前灰黑色的一切忽然渐渐有了本身的颜色,那株樱桃树下多了一个背对着她玩娃娃的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的穿着和她有几分像……
她站在草地上怔怔的看着那个小姑娘,小心的迈着步子想要靠近,身后却传来窣窣的声音。小姑娘蓦地回头。
那张面孔,她再熟悉不过……
那是她自己。
身后,是幼时的Riddle。
“I'm Riddle.”
小姑娘忍俊不禁,脆生生的问了一句:“你可是说什么洋话呢?”
问话的末字在耳边越响越远,两个孩子的身影渐渐透明直至消失在空气里。她惊慌失措,忙上前去想要拢住些什么,却扑了个空。
“你不要哭了,黛。”小Riddle的声音在另一处响起,两个孩子看起来长大了一些,却还是坐在樱桃树下,她在那里揉着眼睛低着头止不住的哭。
“我保证,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小Riddle举起手做出发誓的样子,他看着哭泣的黛玉不知所措。
“谁要你的保证……”黛玉已经哭红了眼睛,也不知是因为哭还是生气,一张小脸也变得红通通的。“今日因着我受了几句咒骂,你便去……去杀人家的兔子。倘若明日有人要治我于死地,你还要取他全家性命不可?”
“我不会允许的!”他的语气突然坚定无比,黛玉被这样的他吓了一跳,竟忘了哭也呆呆的看着他。
他拉过她的手,眸影里倒出她楚楚可怜的样子。
“迟早,我要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又一次,两个孩子在原地渐渐消失。
她没有惊讶,反而有些习惯了。
这些,大概就是她生前的记忆罢……
以前的事,除去那些劳德讲给她听过的,她大多是记不太清楚了……
“我真羡慕安德鲁。这么多年,他的妈妈一直在坚持不懈的找他。被人爱应该会很幸福吧……”这时的Riddle已经轮廓初显,有了几分英俊的模子。
黛玉则是一副文静清秀的样貌,眉目间藏不住的灵气。
“哪有孩子不是被爱着的。”黛玉望着天空里悠悠飘过的云朵淡淡的说。
Riddle听了她的话变得更加沮丧,“反正我肯定不是……”
“Riddle,如果你的妈妈不够爱你,她怎么会选择生下你,还给了你名字呢?”
她纯如曜石般的眼睛里像是盛着春日初醒时的一方湖水,波澜静谧,柔得让人心动。
他忽然内心震撼。
“我们都是被爱着的孩子呀……”
画面一转,远处的Riddle手里捧着什么东西向树下读书的黛玉跑过来,嘴里兴奋的喊着:“黛!我要给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
少年双手悄然张开,一条小蛇在他手里拱起身吐着信子。
那是一条蝰蛇,是纳吉尼。
“你看,她会听我的话!纳吉尼,盘个圈……”
等一等!
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的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纳吉尼……纳吉尼去哪里了?
为什么他们出逃后就再没有见到她?
Riddle从来不许纳吉尼离开他的……
“纳吉尼!”她努力嘶喊,可嗓子像是着了火,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着急的要哭了。
纳吉尼……纳吉尼去哪里了呢……
或许Riddle会知道吧……
她定定的望着男孩的背影,深深呼吸,然后使出了全部的力气:“Riddle!”
仿佛周遭静止了一秒,画面中的男孩停下了还在进行展示的解说,缓缓地,有如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他像是听到了召唤,转过头来,却是一张完全空白的面孔。
她惊吓过度,再没有任何动作,任何声音。
/
“Riddle!”
这是她重病昏迷的三天以来唯一的一声。
却不像是在喊他……
他坐在床前握着她的手瞬间冷了下来。可现在不是因为这些置气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三天了,这三天里她反复的发烧,没有一段彻底清醒的时间,没有进食,只喂了一些水,而她还在不断的出汗,脸色苍白的紧蹙着眉。
全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明知道那天她淋了雨,不及时处理就要生病,可他居然还……
真是该死!
他愤怒的打翻药箱,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他咬着牙,不安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她的病是宿疾,多年的病因早就潜伏在身体里。从前他用魔药还能将缓着维持她的健康,可现在他手里所掌握的资源并不足以救她醒转过来。
他想救活她,并非没有办法,只是要铤而走险,甚至万劫不复……
然而他更不想再一次,失去她……
1942年,他16岁。
16岁的里德尔刚刚当上斯莱特林的级长,刚刚取得OWL中大部分科目的E,刚刚凭五年来的努力确认了自己的身份,通过一种极其特殊的方式——打开斯莱特林萨拉查的密室。
那代表着他是斯莱特林的后人,是完全高贵的血统,这一点足够让他兴奋好一阵子。对他来说,密室里留下的蛇怪既是祖先传承的任务,又是值得雀跃的礼物。于是每天课程结束后去看望密室里的蛇怪就变成他的一项日常工作。
直到某一天在他打开了密室的时候,身后有个人影一闪而过。他对于被跟踪愤怒到了极点,以致他终于想起了这个密室里的蛇怪本身的作用——谋杀。
那天晚上,汤姆里德尔在霍格沃茨的地下深处放出了密室里的蛇怪,任由它追逐着那些肮脏麻瓜血液的气息穿行在幽暗闭塞的通水管道里……
不久,同年级的一位女生梅特尔沃伦毙命。一时间霍格沃茨人人自危,魔法学校面临关闭。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邓布利多教授,他们不是真要关闭霍格沃茨吧?”
“我恐怕是的。”
“可如果事情了结了,如果能抓到凶手……”
“你是否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没有,教授。晚安。”
事情开始变得不可控制。
而在他最终决定将事情嫁祸给四年级学生海格的巨蛛宠物,并真的这么做了的时候,灵魂腐堕的过程才只进行了一个开始。
在赶走巨蛛的那天晚上,里德尔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见到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黛玉坐在阴寒的休息室里,手边点着弱弱的烛光,她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夜已经很深了,没有人会再出来闲逛,大家都早早休息了。所以他不明白黛玉为什么这么晚还来这里等他,她难道不应该在她的拉文克劳宿舍里睡觉么。
“黛。”里德尔脸上带着一个温柔无害的笑容坐到她对面。“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可并不安全。我送你回去,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说罢就起身去拉她的手,她却头也不抬的往旁边挪了挪,他伸出去的手落了空。
他不得不深呼吸一口气来舒缓自己的心情。有的时候,他的确已经受够了她这样无端的小脾气。
“Riddle,你这样做,对海格公平吗?”许久,她开口问道,凝视着他等他的回答。
“他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罚!”他说得不容置疑。
“可究竟是谁错了,你自己很清楚……”她语气冷冷的,满心都是失望,她知道Riddle在对她说谎。
他未料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死心的反问:“你怎么知道?”
“我听到了。那日,你进了二楼的盥洗室,我担心便跟着你,谁知竟听见你在同那蛇怪说话……”她似是回忆着什么不堪的事,几句话听来满是心痛。她站起身去拉过他的手,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道:“Riddle,去认错不会发生什么的。你只是无心……”
“我并非无心。”他冷笑,笑得她发毛,让她感到恐惧。“如果不是那天发现有人跟踪我,我就不会放出蛇怪,那个泥巴种,也就不会死……”
“你是致死那个麻瓜的最大原因。”
“你是共犯,my die.”
他看着她面色惶恐,眸子难以置信的对着他,握着他的手也颤抖着变得冰凉。他仍是笑着,看着她身子一软瘫倒在沙发里,紧接着簌簌落下两行眼泪。他铁了心看她在自己跟前掩面哭泣,却无动于衷。
他总是能轻易就抓到她的痛处。
这下,她大概就不会再想着劝他认错或者检举他了吧……
想到这他满意的笑笑,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寝室。
经历过这场算不上激烈的争吵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里德尔都没有再见过黛玉。并不是谁刻意,而是霍格沃茨里好像已经没有这个人了一样,就连在拉文克劳的课上,他也没有见到她。他跑去问她的同学,他们告诉他,黛玉因为整日郁郁寡欢在课堂上病倒,已经被送到圣芒戈去疗养了。他这才突然醒悟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
他站在病房门外,手里捧着一束栀子,犹豫的敲了敲门。
“请进。”她的声音有气无力。
里德尔推门而入,黛玉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泪水就盈了眼眶。他在床边坐下,将手里栀子放在床边柜子上。她面色苍白如纸毫无生气,枯瘦的手臂上浮着成片的淤紫,透过薄薄皮肤可以窥见她细弱的血管,手背上连接着的输液管还在源源不断的向里面注射营养。
既是心病,这些外物又能起什么作用?
他在那一刻是真真切切的心疼。
“Riddle,”半晌,她终于开口,哀凄的拉着他的手。“我求你,我求你哪怕是把我的命抵了去也要换她回来。”
他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打算。
“不,那样低贱的泥巴种死不足惜。”他面对着如此卑微的她还是狠心地摇摇头。
黛玉看着他的眼神渐渐暗淡下去。这样的他让她觉得冷酷陌生与绝望。Riddle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看着Riddle堕落,也不甘心对这样堕落的Riddle袖手旁观。
于是她开口,像是带着千般万般的祈求柔声道:“Riddle……”
却忽然被他打断。
“黛,Riddle已经死了。”
“现在,你面前的,是Lord Voldemort.”
“喊我劳德,黛。”
黛玉看着他仍是黑发黑眸一张瘦削英俊的脸向她逼下来,他的话是包裹着糖浆的炸弹,温柔诱哄的语气里带着濒临爆发的威胁。在他望向她的眼神背后,令人可怖的疯狂与执念每分每秒肆虐生长……
她还是不能相信,曾经那个为了保护她可以做任何事的Riddle已经不再了,他变成了一个无情无义不择手段的魔障!黛玉死死地咬着嘴唇,贝齿在苍白的唇瓣上咬出一丝血色来。她怒目圆睁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便扭过头去。可他对她已经达到极点的控制欲使他一时像被人施了夺魂咒一般,他粗暴的捏上她的脸迫使她转过头来对着自己,可在看到她枯瘦面庞上那两行清泪的时候没了主意,他手上的动作仍是僵持着,手指捏掐的力道却没了一半。
“总有一天你会的。”
他冷冷地撇下这句话,没有再看她一眼就摔门离开了病房。
从那天以后,他就再没有去圣芒戈看过她,却也没有再放出过密室里那条蛇怪。
然而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她的身体已是风中残烛,他再怎么努力也于事无补。
黛玉最终还是走了,在她十七岁生日那一天,彻底的离开了他。
那一天,他痛苦的在她的碑前发誓,等到他魔力强大能够统治魔法界,他就复活她。可愧疚与思念没能让他等到那么久。在他复活归来联络上大部分食死徒后,他在马尔福庄园一个角落的房间里,复活了他的爱人,他的黛。他把她藏在这个庄园里,除了他和卢修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下令任何人不得在夜晚走出房间,只是为了在那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留给她相对自由的空间,让她愿意留在他身边,给他赎罪的机会,他才心安理得的做着更多谋杀的勾当。
关于这些,她并非一点都不知晓,只是她也像那些食死徒一样畏惧。他们畏惧死,而她畏惧总有一天他厌倦了要逼迫她离开。那是何其简单的一件事!她的命都是他给的……所以她隐忍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她对自己说,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再揭穿他。所以就一次次的拉低自己的底线,卑微的维系两人之间早就称不上“爱”的关系。
她提醒自己,眼前的人只是劳德,总有一天,她的Riddle会回来的……
/
往事总是不堪回首的。
黛玉的身体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的第四天。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是夜,劳德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等到周围住房的灯火都已熄灭,他颤抖着伸出手,向着深邃黑暗的夜空高高的举起魔杖……
然后闪烁绿色光芒的骷髅图案出现在广阔夜空里,细娆的蛇形从骷髅的口中扭曲着向外蔓延。他站在原地对着夜空睁大了眼痴痴的笑,就仿佛在那条蔓延的蛇身上看见了她跳动的生命……




呆兔:
肝了这么久终于肝完这一节啦~考完期末整个人都无比的懈怠,我可能是个废兔了(ノ_ _)ノ这一节比较长,需要接受的信息量大,写的时候缕了好久的思路。大家有什么想说的或者觉得哪里有问题没写清楚请尽情评论砸我(之前章节有问题也可在对应帖子下评论)(。・ω・。)ノ♡么么哒

评论(12)

热度(26)

  1. 小苏家的静静TimRosene 转载了此文字